【尚老师产品思维21讲】24 加餐-如何告别低效学习?

【尚老师产品思维21讲】24 加餐-如何告别低效学习?

站在专栏的终点,我想跟你聊聊学习,说到学习,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倚天屠龙记》里的一个经典桥段:

适逢赵敏率领众高手意欲踏平武当,张三丰遭人暗算,身受重伤,无力出战。张无忌临危受命,挺身而出。正当对阵汝阳王府高手阿大之际,对方亮出削铁如泥的倚天剑,来势汹汹。张三丰见势不妙,遂生一计,当场传授太极剑法。

只见张三丰左右持剑,右手捏个剑诀,双手成环,缓缓抬起。这起手式一展,跟着三环套月、大魁星、燕子抄水、左拦扫、右拦扫……

一招招地演示下来,使到五十三式“指南针”后,双手同时画圆,复成第五十四式“持剑归原”。张无忌却没记招式,只是细看剑招中“神在剑先,绵绵不绝”之意。

张三丰一路剑法使完,竟无一人喝彩,皆感诧异:“此等软绵绵、慢吞吞的剑法,如何能用来力克强敌?”

只听张三丰问道:“孩儿,你看清楚了没?”张无忌道:“看清楚了。”张三丰道:“都记得了没有?”张无忌思量片刻,道:“已忘记了一小半。

”张三丰道:“好,那也难为你了,你自己再去琢磨琢磨。”张无忌遂低头默想。过了一会儿,张三丰又问道:“现下怎样了?”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大半。”

一旁的周颠失声叫道:“糟糕!越忘越多。张真人,你这路剑法着实深奥,看一遍怎能记得?请你再使一遍,给我们教主瞧瞧吧。”

张三丰微笑道:“好,我再使一遍。”提剑出招,演将起来。众人看了数招,心下大奇,原来第二遍和第一遍竟无一招相同。周颠大叫道:“糟糕糟糕,这可更加让人糊涂了。”张三丰画剑成圆,问道:“孩儿,怎样啦?”张无忌道:“还有三招没忘记。”张三丰点点头,放剑归座。

张无忌在殿上缓缓踱了一个圈子,沉思半晌,又缓缓踱了了半个圈子,忽然抬起头来,满脸喜色,叫道:“这下我可全忘了,忘得干干净净的了。”张三丰道:“不坏不坏,忘得真快。现在你可以去和阿大决一高下了。”说着将手中的木剑递给了他,张无忌躬身接过,随后用区区木剑,大败阿大的倚天剑。

如何学习?

这是最后一次在专栏里和大家唠嗑了,所以我们就来聊一个轻松的话题——如何学习《尚老师产品思维 21 讲》这个专栏?

有的人会觉得这很反常识啊,通常来说,作者应该在专栏的一开始就给出学习指南,为什么我要到最后一讲才提,这不是正月里来贴春联——晚了吗?

其实这是我的有意为之,也是我本人亲测有效的学习方法——试错学习法。

碰碰你额头上那道伤痕,它持久地告诉你在湿滑的路面上要小步慢走;看看你手腕上的那道烫伤,它持久地告诉你倒热水的时候要格外小心;摸摸你脚踝上那块肿胀,它持久地告诉你走路要留心脚下……

犯错是学习最好的时机。遥想人类先祖在草原上狩猎时,如果错误判断了地面上留下的脚印,轻则可能导致狩猎失败、食不果腹,重则会被天敌反杀,甚至丧生。在试错中学习的心理机制就此烙印在 DNA 里,作为天性传承了下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一种典型的从错误中学习的自我保护机制。

虽然这里使用的是“错”这个词,但我们要有能力判别,这里的错是一个笼统的概念,代表的是一切对自身不利的因素。“错”的背后,可能是危险、损失、伤害等等。

如果把语境切换到专栏里来,那么“错”指的就是错误的学习方法。那么你可能会心生疑惑:如何判断一种学习方法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呢?正确和错误本身就是一个人为定义的概念,当你在任何时候听到有人提到“正确”或“错误”时,一定要在第一时间追问判断标准。而对于学习方法对错的判断标准就是高效与否。

老一辈人谈起学习,信奉的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把学习和勤奋捆绑在了一起。现在认同这句话的人似乎已经很少了,比起吃苦耐劳,大家更加追求高效的“科学”学习方法。

在阅读下面的内容前,我想先请你思考如下三个问题:

  1. 为什么我们要追求高效的学习方法?
  2. 你会采用什么方法来判断一种学习方法的效果?
  3. 你会采用什么方式来呈现不同学习方式的效果?

好的,看到这里,说明你对这些问题已经有初步的答案了。这些都是开放性问题,没有标答,接下里就带着你的思考跟我一起进入下一个领域——解决方案域。

在设计思维的思维框架里,笼统地把所有遇到的难题划分成两个领域:问题域和解决方案域。问题域引发探索和思考,解决方案域引发创想和实践。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基于同样的难题,历史上又怎样创造性的研究结论呢?下面,我会把甄选的三个研究结论,以三份答卷的形式呈现给你。

第一份答卷:学习金字塔(Learning Pyramid)

第一份答卷由美国缅因州的国家训练实验室( National Training Laboratories Institute,以下简称 NTL )交出,为了回答这一系列的问题,研究员提出了一个创造性的模型——学习金字塔。

学习金字塔是一个衡量不同学习方式有效性的模型,在阅读后面内容时,我们再稍作停顿,请你思考下面三个问题:

  1. 看到“学习金字塔”,你会想到什么?
  2. 为什么结果会以金字塔的形式展现?
  3. 你能想到的学习方式有哪些?

好的,看到这里,说明你对这些问题也有了初步的答案。我们已然踏入解决方案域,你可以尝试把答案写到纸上,方便之后的交叉比对。

千呼万唤,到揭开学习金字塔神秘面纱的时刻了,请你仔细阅读下图,阅读的过程中,带上你对上述三个问题的想法,来看看面对同样的问题,当时 NTL 的研究员给出了怎样的答案。由于 NTL 的研究结果就是以英文呈现的,为了避免翻译过程中的失真,我保留了原版模型,如果遇到生词,大家可以直接翻字典。

Learning pyramid-2.jpg

思考时间结束,接下来可以稍微休息下你的大脑,跟着我一起来剖析学习金字塔。

遇到庞大复杂的模型、产品、概念时,还是用我的拿手好戏——产品手术刀,来逐步解剖。

第一刀,一共有哪些常见的学习方式呢?

NTL 做了一个系统性的罗列,常见的学习方式有七种,包括:听、读、视听、演示、小组讨论、动手实践、传授他人。

听指的就是别人说、我们听,也就是言传身教里的“言传”。常见的场景就是课堂授课,老师在上面讲,我们在下面听。但传统的授课场景其实还会混杂着课本、教学材料、幻灯片等辅助教学方式,所以严格意义上,不算是仅有听这一种学习方式。如果要准确列举一个只通过听来学习的场景,那么就是脱口秀了。回想一下,最近一次听的脱口秀内容,你还记得多少。

读指的就是阅读信息,也就是你现在正在使用的学习方式。读当中包括了默读和朗读。

视听是在听的基础上,加上了视觉元素的辅助。视听算是现在最常见的一种学习形式,比如上网课、看直播、看视频等等。

演示指的是别人做、我们看。在我们学习一些运动技能的时候十分常见,比如学骑自行车、学习健身动作、学习投篮姿势等等。演示就是言传身教里的“身教”。

小组讨论,指的就是一群人在一起有主题性地讨论。小组讨论的关键在于主题性和参与感,漫无目的的讨论是闲谈,置身事外、不参与其中的讨论,不是讨论而仅仅是听。值得一提的是,从小组讨论开始介绍的学习方式,都属于合作性的学习方式。

动手实践,就是做中学。它在单纯演示的基础上,引入了最重要的实践环节。教练跟你演示正确的投篮姿势,但是你就在一旁看,那是演示;如果你一边看一边依葫芦画瓢,那就是动手实践。值得一提的是,动手实践还有一个黄金搭档——及时反馈。教练演示投篮姿势,你在旁模仿,那是没有反馈的动手实践;但如果教练根据你的模仿动作,指出问题、及时矫正,那就是有反馈的动手实践,有反馈搭档的动手实践就如同添翼的老虎。

最后一种学习方式挺让人意外的,竟然是传授他人。它本质上是一种输出倒逼输入的方式,正如流传甚广的一句俗语——教是最好的学。

第二刀,如何衡量各种学习方法的效果呢?

NTL 给出的衡量方式是知识留存率。知识的掌握与否,其实很主观,但是 NTL 通过引入客观的定量评估标准,将主观的效果量化成了客观的比率。实验中,NTL 让每组实验对象采用不同的学习方法,然后在两周后,通过测试统计每组的准确率,最后得出知识留存率。

最终的结果从高到低分别是:

传授他人,90% 留存率;

动手实践,70% 留存率;

小组讨论,50% 留存率;

演示,30% 留存率;

视听,20% 留存率;

读,10% 留存率;

听,5% 留存率。

第三刀,如何应用学习金字塔呢?

NTL 从两个不同的角度给出了建议,这两个角度是——学习者角度和传授者角度。

当你是学习者时,首先,尽量选择知识留存率高的学习方式。比如当你在学习产品思维的时候,立下下周要在小组内做一个产品思维的分享会的目标,那么这和你只打算泛泛得阅读一下,最终会达到的学习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其次,尽量采用多维学习方式学习同一内容。虽然实验时,各种学习方式是割裂的,但实际情况中,却很少有单一学习方式出现的场景。比如前文提到的,课堂上,你不仅会听老师讲课,还会看书本内容,还会参考老师的板书讲解。那么如果真碰到单一维度的学习场景呢?比方说你在听脱口秀,那么我们就要想方设法混入其他的学习方式。假如你下周就要在年会上演出一个类似的脱口秀,那么你就可以带着纸和笔,把有意思的段子和包袱记下来,或者干脆把脱口秀录下来,拿回家反复观看研究。

另外一个角度,是网络上传播学习金字塔时,遗漏的重要视角——传授者视角。这里的传授者指的是老师、教练、演讲者等,抱持着传授目的的人群。为什么会遗漏呢?第一点原因,这些作者、博主没有深度思考的能力。他们看到一种新颖的模型就立马被吸引了,就像在沙漠中发现了绿洲的旅人,还来不及分辨是不是海市蜃楼,就直接夺命狂奔。如果只是自己狂奔还不要紧,问题是他还一边跑一边对着旁边的人大喊大叫:“我看到绿洲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第二点原因,思维惯性。他们看到了这个模型叫“学习金字塔”,就顺着思维的惯性,自然地以为只对学习者有用。殊不知,在学习的过程中其实有两种角色的参与。对学习者有作用,对传授者同样有启发。

综上所述,深度思考和思维惯性,这是我们在面对陌生概念、模型、理论的时候,需要警惕的两点。

那学习金字塔对传授者又有什么启发呢?NTL 矛头一转,将学习方式转化成了教学方式,于是便原封不动地得到了和七种学习方式一一对应的七种教学方式。还没完,接下来才是重点,NTL 将七种学习方式划分成了两种类型:被动教学方式和参与式教学方式。听、读、视听、演示都属于被动教学方式,小组讨论、动手实践、传授他人都属于参与式教学方式。

仔细深究,这两种教学方式在参与人数、特点和知识留存率这存在本质差别:

  • 参与人数上,被动教学方式通常都是单人,而参与式教学方式都是多人;

  • 特点上,被动教学方式是一种无参与、无互动、无反馈的单维教学方式,而参与式教学方式的核心就是人人参与、频繁互动、及时反馈的多维教学方式;

  • 知识留存率上,被动教学方式知识留存率最高只能达到 30%,而参与式教学方式最低都有50%。

术后缝合

解剖完了学习金字塔之后,我们再把它一一缝合,重新审视它一番。我希望你谨记,尽信书不如无书,如果回归每个模型、理论、概念产生的背景和产生的过程,你会发现,它们并不是放之四海皆准。学习金字塔最初是由 NTL 在1960年代初提出来的,当时实验的范围仅仅是 NTL 在缅因州伯特利镇的校园,此外,研究的第一手资料也已经遗失,单单只有模型流传了下来。因此围绕着学习金字塔,产生了诸多质疑,其中包括:实验对象的选择、知识留存率的统计方式、统计时间的选择等等。

因此,我们在引用或者传授这个模型的时候,出于深度思考和思维惯性的考量,一定要强调它的真实性和局限性。但这并不妨碍在学习或者传授中使用学习金字塔,我们大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第二份答卷:VARK 模型

VARK 是四个英文首字母的缩写,分别代表 Visual 视觉,Auditory 听觉、Reading/Writing 读写、Kinesthetic 运动知觉,它是由新西兰的一位教师尼尔·弗莱明Neil Fleming)于上世纪 90 年代初提出的四种不同的学习风格。

VARK-learning.png

尼尔在学校督学期间,经常会去听不同老师的课,在研究了 9000 堂左右的课之后,一个有趣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些优秀的教师在课堂上无法获取所有学生的注意力和兴趣,但是一些不那么优秀的教师却可以获取这类学生的注意力。

基于这个现象,尼尔认为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学习方法偏好,之后他趁热打铁,通过一系列的研究推出了一份 VARK 测试量表。这张表里包含了一系列选择题,当选择完后,得到的总分会分别对应四种不同类型的学习风格。下面就列举了测试量表中的一个问题:

问:假设你要学习一项技能,比如骑自行车,以下哪种方式可以帮助你更快更好地学习呢?

  1. 看一些骑自行车的图片

  2. 听他人讲解如何骑自行车

  3. 阅读相关书籍

  4. 看别人是如何骑自行车然后自己身体力行

如果选择 1,你可能是视觉型学习者;选择 2,你可能是听觉型学习者;选择 3,你可能是读写型学习者;选择 4,你可能是知觉型学习者。

VARK 是与非

如果和学习金字塔横向对比一下,我们可以轻易发现两者间的异同。相同点是,两种模型中包含的学习方式其实是一样的,只是使用了不同的分类方式,VARK 中知觉型风格就包含了参与式学习方式中的小组讨论、动手实践、传授他人;不同点是,VARK 中并没有明确指出孰优孰劣,也就是说它没有通过数据的方式来说明哪一种学习方式更有效,它只是单纯归纳出了不同的学习风格。

这四种风格就像四种不同的门派一样,不同的学生分属不同的门派,大家各得其所、一片祥和,这多好啊。

但是,我们忽视了一个关键问题:VARK 模型到底有什么用?有的人可能会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啊,找到自己喜欢的学习风格,然后因材施教呗。那么由此又产生了另一个问题:用自己喜欢的风格学习,是不是就能取得更好的学习效果呢?

这个问题已经被研究过很多年,结论是……否定的。2018 年 5 月 29 号《科学美国人》网站刊登了一篇研究综述,介绍了最新的研究结果。

以前关于学习风格的研究主要是针对课堂教学,比如说如果学生喜欢视觉化的教学,就专门给他提供视觉化的教育,已经证明这种方法并没有什么好效果。而如今,随着网络教育的普及,很多时候是学生在家里自学,课堂教学就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那就自学来说,跟学生喜好匹配的学习方法有没有好处呢?答案……还是没好处。

结论先行,接下来我们看下过程。研究人员先用 VARK 模型对学生进行测试,发现的确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学习方法。并且还进一步发现,大部分学生,并没有使用自己喜欢的方法。比如有的学生说自己最喜欢动手实践,但在实际的学习中,并没有多少动手实践,这表明他们都在用自己不喜欢的方法学习。

但是有差不多 1/3 的学生,他们的学习方法跟自己的喜好是匹配的,可以料想他们的学习过程肯定更愉快的。那这些学生的学习成绩是不是比别人更好呢?答案是……没有!虽然他们在用最喜欢的方法学习,他们可能很享受学习的过程,但他们并没有获得更好的成效。

看来“喜欢”,不等于就能学得更好。

小结一下,VARK 只是一种学习风格偏好的分类模型。测试出来的分类结果,只能表明你更喜欢哪种学习风格,并不意味着你更擅长。不仅如此,采用你喜欢的学习风格,并不能直接给你带来学习效果的提升,两者之间并无关联。一言以蔽之,VARK 能帮你了解自己,但无助于你的学习。

说了这么多 VARK 的“非”,那它的“是”呢?还是秉持着取其精华的思想,VARK 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学习风格的简洁的、系统的分类。下一次当你在学习知识或者技能之前,可以直接罗列出四个类别的学习方法,然后逐一取用。比如,当你要学习一门新的外语时,视觉型学习方式就是通过每个单词和对应的图形卡片来学习,听觉型学习方式就是通过每日听音频来学习,读写型学习方式就是通过阅读纯外语文章和写作来学习,知觉型学习方式就是通过参加外语角、传授他人这门语言来学习。

这四种学习方式之间并不是互斥的,而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第三份答卷:TRUE 模型

第三份答卷,并非出自名家之手,也没有声名远播,却是匠心之作,它由你们的老相识尚老师,根据琳琅满目的学习模型和亲测有效的自身经验,总结出来的一套学习方法——TRUE 模型。

TRUE 在英文中表示真实的意思,这里是四个英文首字母的缩写,它们分别是: Target, Repeat, Use, Evaluate,让我们来逐一探究。

Target

Target 是英文目标的意思,在这里指的是目标化。不管是学习知识还是技能,在开始前我们需要回答的一个元问题就是——我的目标是什么?你是想浅尝辄止还是想融会贯通,是想蜻蜓点水还是想深钻苦研,是当成业余爱好还是潜在职业……

目标化在根本上是用来解决我们的动机问题的,比如你现在打算学习英语,为了将来出国游可以不用翻译和为了将来进入外企,会导致截然不同的学习方式。只有弄清楚动机,才能对症下药、量体裁衣。

之所以把目标放在第一位,是因为它可以直接决定你努力的方向。方向不对,努力白费。正确的方向可以最大化你的效能。那么如何制定一个好的学习目标呢?这个问题已经被业内精准定义了,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遵循 SMART 法则。

SMART 是五个英文的首字母缩写,分别表示: Specific 具体的,Measurable 可衡量的,Attainable 可实现的,Relevant 相关的,Time-Bounded 有时限的。下面我们以学习英语为例,来详解一下这五个法则。

Specific 具体的

制定目标时要用具体的、信息化的语言,而不是抽象的、描述性的语言。比如,通常人们在学习英语时,你问他有什么目标,听到的回答大多是“提高英语水平”。这是一个毫无抓手的目标,让人听到之后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一个具体的目标要能直接指导你下一步的行动。

比如明确制定要提高英语的哪方面技能和水平,如果你想出国旅游不用导游,那么就要提高英语口语;如果是想报考英语笔译,就要提高阅读和翻译水平;如果是想竞聘外企,就要提高商务英语水平。

Measurable 可衡量

可衡量要求我们在具体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仅仅用“提高”、“降低”、“优化”这类抽象的、不可衡量的词语来描述学习目标,会让你无法判断目标是否达成。所以我们要借助标准化和客观的指标来帮助衡量,比如我雅思要达到 7 分。一门成熟的语言或技术,自有它体系化的评价标准,我们大可直接按图索骥,找到自己要达到的水准。雅思的 7 分,属于雅思能力体系九个档次中第三高的档次,对应了听说读写方面的种种能力,拿到这样的目标,我们下一步就可以立马上手测试题,看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分数水平,从而推导出和目标水平之间的差距。

Attainable 可实现

推导出目前水平和目标水平之间的差距后,我们需要制定一个匹配的目标。一个匹配的目标是跳一跳够得着的目标,如果你现在自测的雅思水平属于 1 分,但你目标水平是9分,那么在巨大的差距面前,可能会让你无所适从、甚至心灰意懒。长期来看,可以制定宏远的目标,但短期来讲,我们需要切实可行的目标,来帮助我们逐步攀登,从而积小胜为大胜。

Relevant 相关的

相关性要求我们制定的目标是和我们的其他主要目标有一定关联的。比如你现在的职业是程序员,如果你突然想当职业歌手,那么这个目标就和你的主业毫无关联,但也不排除有的人突受启发、大胆追梦。但仍要考虑,大胆追梦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开心和无悔,大可放手一搏、勇敢去追,但如果只是一时心血来潮,那么就需要三思后行。相关性的作用在于,让我们保持专注度。

Time-Bounded 有时限的

任何目标都需要有一个截止日期,否则它都不能被称为一个目标。如果你按照上述法则,定出了把雅思分数从 3 分提高到 7 分的目标,但却没有截止日期,那这件事可以明天做,也可以明年做,明日复明日,万事成蹉跎。

制定一个合理的时限,既可以让我们有效地利用时间,又可以时刻督促自己去达成目标。

Repeat

Repeat 是英文重复的意思,在这里指的是重复性地刻意练习。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大多是小说电影里的设定,在现实中,拥有这种“超能力”的人类凤毛麟角。不仅如此,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H.Ebbinghaus)早在 19 世纪就通过科学研究发现,大脑对信息的记忆留存率会随着时间规律性递减,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遗忘曲线Forgetting Curve)。过目不忘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真正的学习是枯燥的,需要不断重复的。

虽然是重复,但却不是机械性的重复,比如你在学习一个比较拗口的单词 kinesthetic 时,如果你反复听音标,对你的发音标准性作用甚微。但如果你采用刻意练习的方法,将自己的发音录下来,通过听读来自我矫正,或者直接找到外教帮助当面纠正,就能既准确又高效。

光会读还不够,对于单词,我们还要会写会用。根据遗忘曲线的规律,我们可以安排自己在学到这次单词的 30 分钟后,12 小时后,1天后等遗忘关键点,来重新温习,保证彻底地吸收内化。

小结一下,Repeat 就是要求我们根据遗忘曲线的规律,重复性地刻意练习。

Use

Use 是英文使用的意思,在这里指的是多运用已学的东西。归根究底,不管是知识还是技能,都是用来使用的,而不仅仅是学学即可的。新东方的金牌教师李笑来就说过:“英语是用来说的,不是用来学的。别问我英语怎么学,直接去用。”可谓一语中的。

这一点可以和参与式学习方法中的小组讨论、动手实践、传授他人相结合,如果你回过头来想想,为什么参与式学习有至少 50% 的知识留存率?那是因为在这些学习方式中,你在使用知识。哪怕你掌握得还不够多,但是他人的发言可以补充你的知识盲区;哪怕你对知识的理解是错的,但是他人的反馈可以及时帮你纠正;哪怕你对知识的掌握很浅显,但是教练的引导可以帮你深度思考。

不管是知识还是技能,学完不能束之高阁,用起来才能不断精进。

Evaluate

Evaluate 是英文评估的意思,在这里指的是评估自己的知识掌握水平。评估本质上是为了反馈,没有反馈的学习就如同盲人骑瞎马。有了反馈,我们可以及时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否正确、方法是否有效、水平在哪个层次、提高的空间在哪里等等。

评估方式视不同的学习内容而定,一般致有测试、考试、演习等常见的方式。

如何高效学习《尚老师产品思维 21 讲》?

走读完 TRUE 模型,我们趁热打铁,拿本讲的核心问题——如何高效学习《尚老师产品思维 21 讲》来演练一下,来看看它是否趁手。

第一步,明确目标和动机。为什么你要学习这个专栏?是想转行产品岗位,还是想和产品经理有更多的共同话题,还是单纯了解下不同的思维模式,还是……这里我们随机选一个,比方说,你学习专栏的目标是想转型产品经理。

随后,我们用 SMART 法则来进一步刻画目标。你打算在多久的时间内转型成功?想要专注哪个领域的产品,是社交还是金融,2B 还是 2C?想要去哪家公司?该公司对产品经理的要求是什么?你现在已经达到了哪些要求,还欠缺哪些要求?产品经理所需的硬技能当中,你有哪些还不具备?所需的软技能当中,你有哪些需要提高?这个专栏可以帮助你提高哪些方面的能力?……

通过这一连串的发问,最终我们就能刻画出一个符合 SMART 法则的好目标。

第二步,重复地刻意练习。当通读完整个专栏之后,你学到了什么?整个专栏的脉络你可以罗列出来吗?专栏的结构是怎样的?划分成了哪几个模块?每个模块的内容又是什么?每篇文章的核心是什么?

读完第一遍之后,试着回答上述问题,然后带着这些问题,再去读第二遍、第三遍……每读一遍,相信你都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正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第三步,使用。不用的知识都是死知识,只用使用才能让它活起来。这一步我们可以采用学习金字塔中知识留存率最高的学习方法——传授他人,比如给自己定一个在下个星期在小组内分享入门篇用户体验五要素的内容。用输出倒逼输入的方式,我们对自己在学习时的要求会更进一步,因为在传授的过程中,你需要切换到学习者的角度,提前准备好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什么是用户体验五要素,它是怎么产生的,什么时候可以使用它等等。

最后一步,评估。接着上面的事例,分享结束后,不要放过这个大好的搜集反馈的机会。你可以在会后询问同事的感受和收获,让其提出你在分享中存在的问题和可以改进的地方;如果你通过实践有了更多的心得体会,那么可以形成文章,发表到主流的知识 APP 上接受大众的评价;假如你自信已经对这一模块的内容滚瓜烂熟了,甚至可以报名 IXDC 国际体验设计大会,站到更大更专业的舞台上去。通过这些逐步递进的方式,你可以获得真正客观的评估。

豹尾

带着我们本讲习得这三种学习方法,如果重读开篇《倚天屠龙记》中的桥段,你会有怎样全新的感悟呢?

我的感悟是:所有的思维模式、框架、模型、理论、技能,本质上都是为了帮助我们解决特定问题的方法,概莫能外。当你遇到一个问题时,就好像遇到手握倚天剑,咄咄逼人的阿大;而这些方法正如同力克强敌的招数心法;而真正解决问题的行家正如张三丰的太极剑法,看似变化多端,实则是无招胜有招。

如果张无忌在出招的时候还记得张三丰的剑路,那说明他没有领会太极剑法的真谛,没有将剑法真正融入身体,而张三丰一开始想传达的只有剑招中“神在剑先,绵绵不绝”之意。领悟了这一点,才能做到不在乎一招一式,而是随机应变、兵来将挡。

习武如此,学习亦如此。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