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同行

你我,同行

你觉得什么是公益?

你觉得什么是公益?

捐款?捐物?送爱心?送温暖?

在我看来,准确来说,这些都不是公益,而是慈善。

你跋山涉水去到山村的贫苦户家里,送去了热腾腾的500块钱,大叔大妈感激涕零,但这500块能从根本上改善他们的生活吗?500块花完了之后怎么办?

你心血来潮地跑到敬老院,和爷爷奶奶家长里短、载歌载舞,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但是这能填补那个鲜有探望的儿子在他们心中留下的缺口吗?没有你陪伴的日子,他们怎么办?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慈善虽然能够雪中送炭,但是往往都是隔靴搔痒。究其成因,一方面是因为社会问题的盘根错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传统慈善的指标不治本。纵观中国公益的发展史,2008年被称为”中国公益元年“,年初的雪灾、汶川的地震,爱心是以一种井喷的方式毫无预期地从各地涌现聚集。而灾难过后,全国累计捐款超过1000亿。国难兴邦,雪灾地震将全国人民的心紧紧地凝聚在了一起,大家紧紧依偎,让2008年的冬天格外温暖。

但11年后的今天,你还会关注灾后的重建吗?你知道当年幸存下来的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吗?你知道当年你资助的人在这11年里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吗?

而这,就是以慈善捐赠为主要形态的公益1.0的弊病。在公益元年跃进第19个年头的当下,国家和社会都在思考和探索公益的演化和新形态——公益2.0。

什么是公益2.0?

探寻公益1.0和2.0前,先让我们回归”公益“这个词本身。

百度词条中对公益的解释是:公益是公共利益事业的简称,指有关社会公众的福祉和利益。早先的公益组织主要从事人道主义救援和贫民救济活动,很多公益组织起源于慈善机构。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简单回顾一下“中国三十年的公益发展史”。

1981年7月,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成立,这是中国第一家全国性基金会。其后,第一批具有公益慈善性质的全国性基金会纷纷成立,客观上为中国内地慈善事业的进一步复苏和发展打下了基础。

1987年10月26日,中央电视台《广而告之》栏目播放了一则公益广告,“别挤了,别挤了,为什么乘车总是这样难?”这几句简单洗脑的广告歌词就是出自于这则广告。这条广告的出现,标志着中国公益启蒙的开始。

随后时间来到了1999年6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公益事业捐赠法》。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慈善事业方面的第一部法律,也是建国以后通过的第一部捐赠法律。它把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在中国慈善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

2004年2月4日,国务院第39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基金会管理条例》。该条例将基金会划分为公募性基金会和非公募性基金会。此外,该条例还第一次以官方行政文件的形式允许国际NGO在中国注册办公室。

2006年,江苏常州开创了企业冠名基金的捐赠模式,据《公益时报》专题报道,一年募集基金达10.63亿元,使得彼时发达地区城市仿佛看到了慈善的价值,纷纷“取经”,这种捐赠模式迅速席卷沿海各城市,热度一直持续到2007年,此现象后来被称为“慈善风暴”。

2007年6月,中国第一家由互联网企业发起成立的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

2015年9月9日,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联合众多机构和名人明星共同发起中国首个互联网公益日“腾讯99公益日”。

2008年中国重大自然灾害频发,大灾激发了中国社会各界空前的慈善捐助热潮,使得2008年被称为“中国民间公益元年”。

2008年不仅仅是公益的元年,而且还是NGO元年。NGO全称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 无政府组织,指的是不把利润最大化当作首要目标,且以社会公益事业为主要追求目标的社会公益组织。

2008年开始,中国的NGO公益迅速发展、遍地开花,政府也意识到NGO公益组织在民间救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鼓励和支持民间公益发展。往后的十余年间,中国的NGO公益组织逐步走上了专业化、组织化、协同化的道路,从底层触动了中国社会治理体系的重构,促使社会力量被逐步纳入政府社会治理改革范畴。而在2019的这个时间拐点,中国的公益正在从以捐赠为主要形态的公益1.0时代演进到以赋能为主要形态的公益2.0时代,在这个过程中,NGO组织正是推动公益2.0发展的中坚力量。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其实ThoughtWorks社会影响力社区(P3社区的新名字,以下简称社影社区)就是一个NGO,抽象层面上我们的愿景和目标以及具象层面上我们的语言和行动,都同NGO如出一辙,只是我们是长在公司内部的NGO。

透过现象看本质,明确了这点之后,上文中回顾的公益发展史是公益的宏观趋势,而下切到微观层面,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为推动公益2.0添砖加瓦。那么具体怎么做呢?专注黏合热爱公益的每个个体的社影社区,一直都在积极地和全国性NGO“恩派”进行相关问题的解答和探索,而我们目前探索出来的一个试验项目就是——你我同行。

你我同行

“你我同行”是 ThoughtWorks 社影社区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旅程式的大型公益活动。

第一届“你我同行”要追溯到2015年,当时由西安办公室的P3社区带领着热心公益的TWer们前往了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进行了主题为“关注农村教育”的体验式调研活动。

2016年的“你我同行”,TWer们去到了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开展了针对“婴幼儿早期营养”的调研,并且产出了一些方案设计,提供给了当地的NGO进行参考。

2017年的“你我同行”,TWer们直接去到了位于陕西省淳化县两所偏远山区的中学,为当地的孩子们提供了十个课时的Scratch编程课程。

2018年的“你我同行”,TWer们回到了两年前曾经走访过的丹凤县,有目的性的回顾了曾经产出的但未能落地的方案,随后通过workshop的形式,将方案进行了优化和重构。

细心的你可能发现了,“你我同行”和其他的一般性公益活动在场景、形态和核心方面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 场景方面,一般性的公益活动多以社区、机构为主;而“你我同行”主张现地现物,号召TWers亲身奔赴贫困的乡村镇,通过这种沉浸式的体验让TWers充分感同身受。
  • 形态方面,一般性的公益活动多以捐助、慰问为主;而“你我同行”以走访、调研、工作坊等全方位、高密度的科学方式,深度挖掘问题根因,找寻根本解。
  • 核心方面,一般性的公益活动多是一次性、短暂性接触;而“你我同行”通过多次、持续性跟进的方式保证方案落地、奏效和闭环。

综上所述,“你我同行”的价值主张是:通过号召TWers亲身奔赴贫困村乡镇,开展实地走访、调研、工作坊等活动,从而了解贫困地区人们和当地社会组织的现状和问题,进而深入思考如何利用IT技术帮助贫困地区实现改变、改观、改善。

到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活动会叫”你我同行“了吧!

2019年的你我同行

从2015年至今已经四岁的“你我同行”并没有停止成长和进化,社影社区一直在积极地思考如何用更高效更科学地方式优化“你我同行”,进而推动公益2.0,于是便有了2019年的“你我同行”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img

今年的“你我同行”,社影社区通过恩派的牵线搭桥找到了NGO组织——武汉市武昌区郦民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郦民)。我们双方经过了前期几轮的信息交换和商谈,一拍即合。郦民在国家级贫困存——黄冈市蕲春县菩提村,深耕多年,目前遇到了帮助当地村民脱贫乏力的问题,而反贫困也正是社影社区关注的三大领域之一。郦民有问题,我们有方法,我们双方顺利统一了战线、达成了一致。

接下来我们并没有盲目前进,而是引入了更多的角色和视角,郦民方引入了服务当地的社工和华中农业大学社会学的老师,而我们则引入了社影的中国负责人Nina和武汉办公室的资深BA,我们大家一同群策群力,打磨活动的主题和流程。郦民和社影,就好像羽毛球场上的双打队员,我们携手进退、直面难题。

在两天的“你我同行”的活动中,我们和郦民的工作人员,一同前往了郦民的服务点菩提村。我们在实地相继进行了实地走查、村民访谈、脑暴工作坊等一系列用研和设计活动,并且通过讲授加实践的方式,让TWer和郦民的社工,学习和掌握了活动中涉及到的设计思维、服务设计、行为设计、用户旅程、用户访谈等多种创新性方法论。并在最后以小组为单位,输出了不同角度、不同思路的解决方案。

通过这种实地、贴身、完整的教学实践方式,能够让TWer一边学习能在工作中和生活中应用的理论模型,一边为改善贫困地区人们的生活献计献策。同时也能够让当地的NGO组织,吸收我们公司独有的先进、科学的应对复杂、挖掘根因、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框架。

公益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在两天的工作坊结束之后,我们并不会马上抽身,而是持续性地监测和关注方案的实施和落地情况,并且根据反馈和进度,我们会和郦民有计划性地安排后续的工作坊。

img

结语

宏观看趋势,微观看个体。在公益2.0登堂入室的2019,我们希望成为时代的逐浪者。我们希望赋能NGO,赋能TWer,授之以渔而不是授之以鱼。我们希望知识和头脑通过碰撞产生裂变、产生创造。个体的力量虽然渺小,但是我们相信聚沙成塔,集腋成裘。这里的我们指的不仅仅是我,不仅仅是社影社区的成员,而是每一个怀揣着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的每一个TWer。历史的车轮必将由我们推动,必将由我们每一个人推动。

img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